Menu

育儿日志

“这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快乐,老实说,我们都吓坏了。”

flag

我如何(几乎)克服怀上双胞胎的冲击

STEPHANIE, NEW JERSEY


在 Ben 快要 2 岁时,我们发现我又怀孕了。与我第一次怀孕时不同,我很快就感到恶心,因此我以为这必定是个女孩。在大约 5 周时,我的肚子已经开始变大。我告诉我的母亲我显肚子了,而且怀孕感非常强烈。她不相信我,但这却是事实,我甚至得翻出以前穿过的孕妇装。

在怀孕 8 周时,我们去做了阴超,结果发现了两个有力的心跳。我们震惊了。不知所措。我们两边的家庭都没有双胞胎,因此这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。这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快乐,老实说,我们都吓坏了。我的丈夫 Jared 甚至不确定我们是否应该再要一个孩子,而现在突然有了两个!

Stephani 与双胞胎

当时真是天翻地覆。我们住在新泽西的一套两卧两卫公寓里。那个区域很棒,但非常昂贵。我们本以为会在那里继续住上 5-10 年,但现在我根本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。我们怎么能对付得过来呢? 还有出租车的问题——5 个人没法搭一辆出租车,无论去哪里我们都得乘两辆!我感到压力巨大,一不顺心就会不堪重负。

但 Jared 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,帮助我保持冷静和理智,熬过一天又一天。我们就是这样度过了怀孕期。我们变得井井有条,整理并留下 Ben 用过的一些婴儿物品,以试图省钱。在某种意义上,第二次怀孕会容易一些,因为你知道终点线在哪里。你知道最初的几个月会很艰难,但你也知道这终将结束。这对我有很大的作用,帮助我稍稍冷静下来。

双胞胎现在已经 8 周了,吃得很多,而且渐渐养成了规律。但是我充满了负疚感。Ben 无法再得到如同以往的关注,这让我感觉很糟糕。我无法将百分之百的精力投入给双胞胎中的任何一个,他们能得到的只是 Ben 曾经获得的一半,这也让我很不安。而且我必须不断提醒自己将 Charlie 和 Drew 视作两个个体、两个人对待。一不小心我就会将他们当做一个整体对待,这造成了更多的负疚感。因此,现在我尝试花更多的时间与他们分别单独相处,而且我也在制作两本不同的宝宝书,贴上不同的照片,记录不同的经历。他们是不同的人,对我而言尊重这一差异性非常重要。

现在的生活确实艰难。但我们也能预见到,我们的未来有多么的充实。Ben 已经成为了一名好哥哥——他喜欢亲吻他们,递奶瓶,帮忙更换他们的尿布。我也知道,等 Charlie 和 Drew 长大一些后,他们将互相扶持帮助,学习走路和说话。这并不是我们计划中的事,而且未来依然充满了未知,但我知道我们的未来定然不同凡响。我们对此充满期待。

-
承担风险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情确实有用。
阅读 Amy 的故事

您好像在不同的国家 更改网站?

解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