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儿日志

“从我们最终回到家的那一刻起,一切平常之事便不复存在,这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flag

带着收养的男婴回家安顿

Helen, Melbourne, Australia


我们的收养之路耗时超过十二年,终于在中国南京得偿所愿。第一次见 Finn 时,我们所有人都很情绪化。他当时 19 个月,已经足够懂事感到震惊和迷茫,但还太年幼无法理解所发生的事。我们一起在中国度过了几周的时间,在他熟悉的环境里作为一家人与他亲近,最终回家的时候到了。

老实说,一切平常之事从此便不复存在,这真是太神奇了。Finn 花了最初的几周时间探索他的新领地,学习他能去和不能去哪里,可以和不可以触摸什么。我们家里珍藏有许多古董,但我们决定不将它们搬走。“他得学习”,我们这样说道。因此从一开始我们便明确了界限,并帮助他理解这些界限。他经历了如此多的变化,现在他需要安稳和规律,这正是我们给予他的。作为父母我们始终意见一致,这也很有帮助。我们遵守相同的规则,如果我们说“不行”(这话我们经常说),我们会解释为什么不行。他很快就理解了——他是一个聪明的男孩。

回家安顿

第一周的时候,Finn 睡在我们卧室里的婴儿床上,但他睡得不好,因此我们所有人都很疲倦。最终,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添置了一张双人床。这样一来,如果他在晚上哭闹,我们两个人中的一人可以睡在他的房间里,隔着婴儿床握住他的手。在最初的几个月里,我们还限制了访客,以便给他时间与我们亲近。我们想让他知道,但凡他需要什么,首先可以来找我们。他很快就放下了戒心——几乎立即就与我建立了情感的纽带,短短几周后也开始亲近 Mick。根据我们阅读的资料,这很不同寻常。

当然,一切也并非顺风顺水。他患有唇裂与颚裂,这意味着手术,此外他还需要接受言语治疗和正畸治疗,直到青春期。在家里,我们非常关注他的言语。我们坚持使用英语,将汉语暂且搁置一旁,以便帮助他措辞和发音。我们观看许多儿童节目,尤其是由英语制片公司制作的节目,因为其发音通常较为清晰。他非常喜欢看《粉红猪小妹》以及《本和霍利》!

现在 Finn 已长大了一些,他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,他的中国妈妈住在中国。如果有机会认识她,我们绝不会犹豫,但由于没有已知的记录,因此这种可能性不高。Finn 知道他出生在哪里,并且可以在地图上指出中国。我们计划等他再大一些后定期前往中国旅游,而且我们每年都会庆祝中国春节和其他主要的节日。他应当了解自己的来历,这对于我们而言非常重要。

我们知道,正如所有家庭一样,未来依然挑战重重,但我们很感恩 Finn 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。当我们动身前往中国时我的父亲已经 74 岁了,他很自豪拥有一个中国外孙。他的皮夹里收着 Finn 的照片,一有机会就给别人看。爱没有界限,Finn 虽然不是他的骨血,但他对“我们的男孩”深感自豪。我们都是如此。

我最棒的决定就是加入本地的妈妈团体。
阅读 Sukari 的故事
-

您好像在不同的国家 更改网站?

解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