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育儿日志

“一切都很顺利,直到助产士发现了一些不妙的迹象,一切就此改变。”

flag

我的职责是支持 Rachel,并保持清醒

BEN, GATESHEAD, UK


计划原本是在家分娩。Rachel 想采用自然而然的方法,尽可能减少人为干预,因此我的职责是支持这一决定。我们购买了一个分娩池,请了一名陪产员 Janine,我还阅读了很多资料。这并非是那些百无一用的“爸爸”书籍,而是更医学的内容——我希望理解 Rachel 和宝宝即将要经历的是什么。

周三晚上当分娩的最初征兆开始出现时,我们留在家里,尝试放松。随着宫缩的强度越来越大,我们在厨房里摆好了分娩池,并打电话给陪产员和助产士。他们在周四清早抵达了我家。一切都很顺利,直到助产士发现了一些不妙的迹象,生活就此天翻地覆。

始终询问更多的细节,或是否有任何替代方案。

救护车拉响了警报,我们很快就抵达了医院的一间私人病房。病房看起来空荡荡的,而且更加令人紧张,这是远离家的世界。但陪产员随我们一道前来,这有所帮助。Rachel 很不高兴,我也同样如此,但你无法从脑海中驱除“如果发生了什么”的念头,因此你只能相信专家,见机行事。

我们准备了一个住院包(他们告诉你最好打包,以防万一),但我们不可能把家里的东西统统带上。我还记得 Rachel 想要一个香薰机或精油炉,以熏些精油,但却无法如愿。

我的角色是支持 Rachel——安抚她,买食物和饮料,以及当她神志不清时代她做决定。我了解分娩计划,我还阅读了一些注意事项——例如,不要着急做决定。始终询问更多的细节,或是否有任何替代方案。我知道 Rachel 希望尽可能自然地分娩,因此我必须确保告知她的决定,以免更加失控。

周五晚些时候当 Affie 最终出生后,最先抱她的是 Rachel——她想尝试母乳喂养。然后就轮到我了——我脱下上衣,以便肌肤相亲。这种感觉很美好,但又不现实——我还记得我当时在想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 有一两天的时间,我们没告诉任何人。我们只希望先享受在一起的时光。


-
承担风险做些完全不同的事情确实有用。
阅读 Amy 的故事

您好像在不同的国家 更改网站?

解雇